夫以妻贵的幸福

夫以妻贵的幸福

  我高大威武、性格豪爽、粗嗓门儿,妻子莫枫小巧瘦弱,我一直在她面前充当着大树的角色。    可是“夫唱妇随”的家庭模式在去年改变了,我原本效益甚好的公司倒闭了,好几个月也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,而莫枫的事业则迅速发展,被提拔为副经理,从小女人变成了女强人。    没了工作,我失去了底气,焦躁烦闷,欲成“怨夫”。莫枫说:“去我的公司吧,我来关照你。”她的公司挺人道,在不影响工作的前提下,不反对夫妻共事。    莫枫的公司装修豪华,有两百余名员工。她并没有把我介绍给大家,而是派办公室主任悄无声息地把我领进了传达室。    我的工作是收发。一个大男人,不老不残,居然干一个闲职,我有点蒙。主任对我...

故事会 2019-10-18 AM 7℃ 0条
谁怕谁

谁怕谁

  阿宝和妻子腊梅婚后贷款买了一套三室一厅的商品房。头一年,每月除了还贷,还有剩余;第二年,两口子都下了岗,虽然又找了工作,但工资很低,每月还完月供,手头非常拮据。为了减轻还贷压力,两口子决定腾出两间房出租。怕丢面子,两口子隐瞒了房东的身份,以房客的身份找人“合租”。    很快,一个名叫白荷的女孩领着男友找上门来,双方签订了协议。    头几天,两家相处得还算融洽,可没几天,问题就来了。    腊梅发现白荷是个不知道节约的人,电脑、电视不用也整天开着,用完水不及时关水龙头……煤气费、水电费两家平摊,腊梅觉得自己很吃亏。更让她不能接受的是,白荷是个大胆前卫的人,常常穿着前露胸后露背的衣服...

情感美文 2019-10-18 AM 6℃ 0条
倒茶水服务生的建议

倒茶水服务生的建议

  上世纪90年代初,一项供电工程要在德国阿尔卑斯山北部施工,施工点处于海拔500米的山顶上。工程要求极严,既不能破坏周边的环境,又要保质保量地完成,而且工期只有3个月。    戴尔接手这项工程后,立即召开公司管理层会议。会议上,大家议论纷纷。有人说:“要施工,先修路,没有路,施工材料如何运上山?”立即有人反驳道:“如果用机械劈山修路,势必会破坏山体和周围的植被,造成水土流失……”还有人说:“工期那么短,修路至少也要半个月的时间,肯定完不成任务。”很多人随声附和。    戴尔无奈地问大家:“难道我们没有更好的办法吗?”会场上鸦雀无声。    这时候,一名正在倒茶水的服务生静静地说:“我倒...

生活随笔 2019-10-18 AM 6℃ 0条
时间的形状

时间的形状

  “时间好比咱们湿手中的一条蛇,滑溜溜的,你越是想捉牢它,它越是要滑走……”这是一位南太平洋岛屿的酋长对岛民演讲时所说的一番话。时间的确滑溜,难以捉摸。它像个顽童,喜欢跟人捉迷藏、开玩笑,忽长忽短,又快又慢,绕着你团团转;需要时它板着脸铁面无私,一分一秒都不肯多留,无聊时它涎着脸赖皮不走,让人度日如年,不知如何排遣。    总之,时间是无声无息、隐而不见的,你可以形容它、描述它,可是却从不知它到底形状如何,即使明知它须臾不离,明知它就在身旁。今年夏天,我曾分分秒秒与时间默默相对,静静相守,终于见识到它的面目,领略到它的长相了。    那是6月初,从出现疫情的首尔返港,全城戒备森严,风声...

情感美文 2019-10-18 AM 6℃ 0条
素质

素质

  很小很小的时候,我就感觉到花是非常奇怪的。因为在家院的庭前种了桂花、玉兰和夜来香,到了晚上,香气随风四散,流动在家屋四周,可是这些香花都是白色的,反而那些极美丽的花卉,像兰花、玫瑰之属,就没有什么香味了。    长大以后,更发现这种截然不同的风格,凡香气极盛的花,桂花、玉兰花、夜来香、含笑花、水姜花、月桃花、百合花、栀子花、七里香,都是白色,即使有颜色也是非常素淡,而且它们开放的时候常是成群结队的,热闹纷繁。那些颜色艳丽的花,则都是孤芳自赏,每一枝只开出一朵,也吝惜着香气一般,很少有香味的。    “香花无色,色花不香”,这真是一个惊人的发现;“素朴的花喜欢成群结队,美艳的花喜爱幽然...

生活随笔 2019-10-18 AM 6℃ 0条
大自然是上帝的互联网

大自然是上帝的互联网

  计算机和无线传播的技术正在以不可阻挡之势改变人类的生活。今天,人人随身携带手机,随时通过互联网获取和转发海量的信息,也发送自己对一切事情的主张和每一分钟的心情。互联网占据了人们生活的主要空间,回想起没有互联网的时代,它虽然距今不久,却仿佛已是遥远的古代了。    我突然想,上帝也有它的互联网,就是大自然。可是,自从人类的互联网兴旺发达,人们就很少去上上帝的互联网了。    大自然是上帝的互联网,上帝一直在通过它向人类传递丰富的信息。我们的祖先,祖先中心智敏锐的人,是善于接收这些信息的。俄耳甫斯、琐罗亚斯德、释迦牟尼、摩西、耶稣、穆罕默德接收到了信息,于是人类有了宗教。泰勒斯、苏格拉底...

情感日志 2019-10-18 AM 6℃ 0条
渴

  我坐在车上,口渴难耐,这时候,瞥见窗外与公路平行的河,就心生幻觉,觉得自己是一条鱼,潜入水中,咕噜咕噜,大口喝水。    渴是一种心理暗示。江南有青青的梅林,旺盛的草木生长季节,水分隐含在一颗颗圆润的水果之中。乡间路边的桃、城里寻常人家墙头挂出的一串橙黄枇杷,这些各种艳丽颜色的水果,似一种智慧,呈一抹亮色,让人心灵愉悦。    一时急需的窘迫,让人渴而慌乱。《八德须知全集》初集卷七《二十四廉》记载,元朝有一个叫许衡的人,酷暑天赶路经过河南,非常渴,路旁有梨,众人皆争相取食,唯许衡树下正襟端坐,保持克制。有人疑惑,为什么不去拿梨来解渴?许衡说,不是我的东西,这是不可以的。那人说,世界已...

励志诗篇 2019-10-18 AM 7℃ 0条
法式人生观

法式人生观

  说起法国人,一般印象可能是浪漫与傲慢。在巴黎街头随处可见打扮入时、鼻孔望天的漂亮女人和西装革履男。我问土生土长的巴黎朋友,如果用一个词形容你们,你们会选哪个词,他们几乎不假思索地说“negatif”——消极,“我们总是不高兴,没有为什么,就是不高兴。”    看多了老美“你是最棒的”那套,老法的确让人不太舒服。很多时候我们需要的是对生活的一点积极态度,但这一点点对老法而言就是那么难。所以,没多少人能耐着性子看完一部唧唧歪歪的法语片,大家喜欢看欢天喜地的美国大片。我曾经以为老法是沉溺在曾经的辉煌里难以自拔才如此目中无人,其实他们也很了解生活的无奈,人人皆知的名言是“C'estlavie...

生活随笔 2019-10-18 AM 6℃ 0条
猜猜我是谁

猜猜我是谁

  李西东是娜莎酒吧的常客。娜莎酒吧在这个小城十分有名,不是因为歌舞表演,更不是因为令人HIGH的音乐或药物。它的秘诀是一对天生丽质、极富魅力的双胞胎女孩:娜娜和莎莎。酒吧就是这姐妹俩一手筹建的,因为两张酷似的脸,引出了不少耐人寻味的故事。    莎莎说,连父母都总把她们搞混,所以,他们从不敢偏心。的确,两人高矮胖瘦相同,一样白皙的皮肤,连脸上微微一粒黑痣都在同一个位置。两人不仅穿同样的衣服,化同样的妆,还盘一模一样的头发。任你来酒吧一千次一万次,也难分辨哪个是娜娜,哪个是莎莎。    看到双胞胎中的一个端过酒来,如果是朋友,往往以打赌为乐:这是娜娜还是莎莎?他们赌的是运气,因为没有人能...

故事会 2019-10-18 AM 6℃ 0条
两起谋杀案

两起谋杀案

  陈警官拼命忍住想打呵欠的欲望,端详着坐在自己对面的那个紧张不安的记者。记者晃着手上的一本书,滔滔不绝:“我是法制报关于犯罪题材的记者。今天,我到市图书馆搜集犯罪案例的时候,发现有人在这本藏书上作了圈画……”    “等等,”陈警官发现自己的忍耐功夫并不如想象中的好,于是打断了记者,“你是不是在说,你大老远赶来,是因为有人在图书馆的书上乱画?”不过,记者接下来的话却引起了他的兴趣:“当然不是!你还记不记得,一年前,本市连续发生了两起女学生被杀案,手法相同,却找不到任何有用的线索和杀人动机。”    陈警官点了点头,那两个案子在当时确实搞得人心惶惶,最终也成了悬案。记者接着说:“那两个案...

故事会 2019-10-18 AM 6℃ 0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