半生缘,一世情

半生缘,一世情

  在安徽歙县西乡黄塘源村,两个孩童走在青石板路上,小女孩头上扎着朝天辫,天真可爱,稍大点的男孩面容清秀,背着布书包。他们手拉手一起走过独木桥,穿过开满油菜花的田野,一路嬉戏,欢笑、玩耍着,从童年走到少年再到青年,女孩名叫汪纯宜,男孩名叫陶行知。    1891年,陶行知出生于黄塘源村,虽然家境贫寒,但相依为命的母亲还是努力供他读书。汪纯宜是邻家女孩,与陶行知同在一个学堂读书。陶行知比汪纯宜大4岁,经常如哥哥呵护小妹妹,而汪纯宜虽小却乖巧懂事,每天去读书,两人同去同归。每次放学归来,陶行知都要把汪纯宜送回家,再独自返回。青梅竹马两小无猜,有一种感情如花儿,绽放在彼此心里,芬芳且甜蜜。  ...

故事会 2020-01-18 AM 8℃ 0条
爹在想谁

爹在想谁

  刘大发进城打拼了几年,有了自己的公司。买了车和房之后,就把爹刘老汉接到了城里。刘老汉以前在村里的小学教过美术,还喜欢用木头雕刻人物、鸟兽。退休后,刘老汉觉得雕刻这些东西费心费力,渐渐地就把这个爱好给放下了。    刘大发公司里的事情很多,每天早起晚归,想跟老爹一起吃顿饭都没有时间。他让秘书查阅了许多资料,给刘老汉定了菜谱,又雇了钟点工,一日三餐为刘老汉做好,这才放下心来一心一意忙他的生意。    那天,刘大发将一份工程项目投标方案忘在家了,他开着车急匆匆地回家来取。一开门,发现家里静悄悄的。他推开刘老汉的卧室,发现他急忙把一件什么东西塞到了床底下,地上还乱七八糟地堆着一些木料。刘大发...

故事会 2020-01-18 AM 9℃ 0条
熬,是人生最深的滋味

熬,是人生最深的滋味

  有人说,人生就像一碗粥,需要慢火“熬”。也有人说,人生若苦药,需要文火慢“熬”。亦有人说,人生是一碗汤,需要慢“熬”慢炖。无论把人生比喻成什么,它都是一种经历,经历需要的是时间,用漫长的时间去经历,这就是“熬”。人生用一“熬”字,初听会觉得夸张,可如果能够静静地坐下来,细细地体味自己人生经历的种种,恐怕无论男女老幼,都会觉得这一字用得实在精当。    林语堂说过一句话:“捧着一把茶壶,把人生煎熬到最本质的精髓。”记不清什么时候读到这句话,只觉得特别精辟,林语堂所说的“这壶茶”,已经不只是“壶泡之茶”,应当是“心灵之茶”。    在人生的道路上,每个人遇到的都不会是一马平川,在“熬”的...

故事会 2020-01-18 AM 9℃ 0条
保持稚拙的能力

保持稚拙的能力

  物质社会是花花世界,声色犬马,诱惑很多,兴趣繁杂,还有种种压力要应对,一是不想读书,二是哪有时间?所以近年来媒体对国人的阅读现状多有诟病。然明代四大高僧之一的莲池大师有云:“人处世各有所好,亦各随所好以度日终老,但清浊不同耳。至浊者好财,其次好色,其次好饮。稍清,则或好古玩,或好琴棋,或好山水,或好吟咏。又进之,则好读书。开卷有益,诸好之中,读书为胜矣!”其实在“精英圈儿里”,时下已在流行一种“新读书主义”:再累也要读书,再忙也要谈书,收入再少也要买书,住房再挤也要藏书,交情再浅也要送书。“主义”不错,却没有涉及当今阅读的最大困扰——读不下去怎么办?广西师大出版网发布了一个“死活读不...

故事会 2020-01-18 AM 9℃ 0条
守骏如跛

守骏如跛

  谁都一样,包括你我,对自己拥有的东西毫不珍惜,而对别人拥有的却十分艳羡。    看见别人穿了一件新衬衣心里就不平衡,却不看看自己脚上有一双新皮鞋。当你为自己脚上的鞋有些蹩脚而怏怏不乐时,为什么不看看街头那个买瓜子的,他失去了一条腿,拄着双拐在风雨中踟蹰。他连蹩脚的权利都失去了。你能正常地呼吸,能不用别人的帮助走出室外接受阳光的抚摸,能下馆子,甚至能正常地听、看、说,比起某些人来,不就是一种幸福吗?“他人骑马我骑驴,后边还有推车人”。    事情又回到那个古老的命题,萄葡究竟是酸的还是甜的?狐狸嘴里说酸,心里却在想,那葡萄一定甜得了不得。犹如你看见别人的新鞋漂亮,真穿到你脚上,说不定蹩...

情感日志 2020-01-18 AM 10℃ 0条
冰山是被冷落的奇迹

冰山是被冷落的奇迹

  在世俗者的眼光里,再圣洁纯净的冰峰,也只是肉身凡胎,所以,遭遇时会有一种欢喜,但最终在熟视和漠然中丢失了珍惜。    云雾是冰川深幽而孤独的歌唱,不管天阴天晴,也无论天空是否接纳,它心声缕缕,总为着一种纯净的向往,即便结局注定是悲伤的消亡。    就像冰峰一样生活着吧,无法收获他山的鲜绿,但可以站得愈发挺立,有一种高贵,必然傲视群山,诠释别样生命的意义。    也许孤苦和寒冽,但保持着自己的冰清玉洁,这是冰山的高贵和尊严。    心海波荡如果注定是一种无边的忧伤和无言的回复,不如像冰山一样凝固,面向邈远,自我重塑。    冰山并非凝然不动。它有泪,只是泪落无声;它有雪崩,但每一次雪崩...

故事会 2020-01-18 AM 9℃ 0条
百年光阴一过客

百年光阴一过客

  茫茫尘世,岁月悠悠,轻叹流年,几十年匆匆岁月,弹指一挥间。流年似水,流走了风尘间曾经染指过的兮兮岁月。风雨飘摇里,几度阴晴圆缺,生命太过短暂,生活又太过繁杂,我们的一生中,大部分时间或许都是在等待中不断地守望,我们一个人独自降生到这个世界,最后还得一个人独自默默地从这个世界消失,化为灰烬,化为尘埃。来时一无所有,去时两袖清风,留给世人的只有浅浅笑谈而已。    生活在凡俗的尘世间,每个人都很难摆脱世俗的烦扰、情感的纠结、是非的困惑,我们有时很想让自己真正地变得脱俗,远离烟火,远离尘世间诸多爱恨情仇的束缚,能够大彻大悟,跳出三界外,看破红尘,不理恩怨是非,逍遥自在,可是又有几个能真正做...

故事会 2020-01-18 AM 9℃ 0条